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啦~~我知道看到標題一定會有的問題是
"啊你又沒看有什麼牢騷可以發?"


 


這就我一直覺得我已經老了的原因之一
老是想太多 或者說太沈重...


 


先從本劇的命名說起
這是我的第一個牢騷
故事大綱可以在下面的連結看到
其實故事中就明確的表示
所有簽證的發放 全然是"杉原千畝"的個人行為
這個行為並未被日本政府認可
即便到戰後 也經過很長一段時日才平反
所以這齣戲可以叫做也只能叫做"來自杉原千畝的救命簽證"
日本政府或日本的其他人
憑什麼與有榮焉?
拿別人的功績往自己臉上貼金
這是第一件令人感到可恥的事


 


我的第二個牢騷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
身為一個亞洲的侵略者
該優先處理的是反省自己在亞洲地區帶來的傷害該如何面對
而不是用一個日本血統的優秀份子的個人行為
來美化日本國的二戰形象
一將功成萬骨枯
二戰之中 先不說戰爭的死傷
在東北設立的人體實驗室?
在南京的屠城事件?
在各個侵略地點強征的慰安婦?
這些問題
身為一個優秀的民族
應該要能主動面對歷史的錯誤並全力避免再犯
這是在我個人認為德國遠勝日本之所在
而日本一直企圖逃避這些問題
規避去面對問題的結果 就是不會從歷史中得到教訓
歷史重演的可能性當然就大大提升


 


其實我並不仇視日本人
自己的妹妹也嫁了日本人
但是 我不能忍受身為人卻不面對自己的過失與錯誤
一昧的狡辯...
辯贏了又如何?事實不會因為狡辯的結果而有所變動
變動的只是記憶
當記憶被纂改
人 會落回舊有的巢臼而不自知


 


相關網頁


laura310820的地盤


Zoe藍懶人懶語:Xuite日誌


永遠的真田幸村



來自日本的救命簽證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中午


去赤鬼吃牛排


孩子不在身邊


周六日就變成我和老婆的雙人世界


已經算是中年人的我們


雙人世界最重要的一件大事


就是吃好料的(兒子都這麼說)


於是老婆當報馬仔


我們十一點半左右就到了赤鬼炙燒牛排


居然已經要排隊抽號碼牌


真是....


不過客人流動的速度很快


不到20分 我和老婆去進門了


一進門 最特別的就是擊鼓迎賓



至於餐食 價格合理


湯很好喝 但並不特別


我和老婆都點沙朗牛排


牛排的肉質普通


不過用餐環境還不錯


至於可不可以算推薦美食


還算不上一定要去品嚐的店家


我的地圖日記







也有人說


PChome個人新聞台-ひこき*と*たみ


兔兔向前走- 兔小妹-台中赤鬼牛排店


Yorohoko's Life! - 台中行﹝九﹞【食記】赤鬼炙燒牛排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本書很有名


至於為什麼很有名
等下再說

 


有名到什麼地步呢?
有一篇網路小說
名字取的和這本書非常類似
叫做"如果在冬夜一隻恐龍"
我呢 網路依賴症初期症狀的患者
是先看過上述小說後近十年
才回頭看這本書


 


基本上這本書的作者就是一位大師
至於是怎樣的大師
照他書裡的敘述 其實偽造和真實 不是重點
再來本人天性不很嚴謹
實在沒興趣去研究他的平生
如果你很有興趣
wiki的東東你就看一下
下面的東西
純粹是我的感想
沒有理論 也沒有考據


 


基本上
與其說這本書是一本小說
不如說它是現代一些小說理論的範例大集合
或者說它是有關小說理論的反省
可是它又有一些特殊的命題
比如說"真與偽"、"作者和讀者"、"男人與女人"?


 


有關小說理論和小說中的示範
這一部份我實在沒什麼充份的知識可以發表一些東西
而且做為一部小說 它的故事可以說爛透了
但是偏生你又忍不住想把它看完
看看它搞些什麼把戲
這是我花了近兩天的青春
最直接的感受


 


有關三個特殊命題
是我看這本書中間 不由得一直思考的問題
先說有關"真、偽"這個命題
在中國 託古之作之多
而且奉為經典的也不在少數
例如莊子的雜篇、比如孔子家語
真本不一定有真理
偽本未必是信口雌黃
文字的侷限性一再的在文章中被提及
所以 小說所敘述的 討論真偽 真偽的定義何在?


而文字侷限性延伸的問題
就是作者、作品、讀者的關係
作者完成的作品
其作品的生命 一如父母和孩子的關係
作品完成之後
它的發展和際遇 就不是作者可以掌握了
作品和讀者間的關係
則更不是作者可以預期的
讀者的感受 除了作品本身
讀者的個人學經歷素養
在什麼時候、什麼心情、什麼狀況下讀到這本書?
有沒有重讀?
這之間的效應如同生命的遇合一樣
不是父母能為孩子所控制的


這部份我想到兩件事
一個就是"唐諾"
自許為專職的讀者的這種角色
他的讀後感很專業
曾經看過他的閱讀的故事
當讀者變成職業性的
對我來說 是一種不可思議的角色
對作品而言 遇到這種讀者 不知是幸或不幸
專業的讀者 似乎就少了一點私密性或個人的獨特性
另一點就是金庸的大改版
我看了改版的碧血劍的感想 簡直就是不敢想
作品的改寫簡直猶如對孩子的不當管教
尤其這個孩子已經結婚了
你還去對他動手動腳的
這時候孩子的另一半(讀者)情‧何‧以‧堪?


最後有關男、女、閱讀及高潮
書中的露骨描述的曖昧不明
一如現實中的男女關係
明明很親近
卻又似乎遙不可及
明明很疏離
又芳心暗許~
其實把做愛比擬成閱讀
不知道是貶低了閱讀 或是把所謂的做愛簡單化


 


下面是別人的讀後感
基本上這是一本怪怪的小說
可是 又令你想要看完


其他人的讀書心得


我讀《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心の井

羅嚴克拉姆



Yan's space

某人的心得


王文華 如果……


在冬夜,


一個旅人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22 Thu 2007 13:37
  • 孤獨

最近 努力享受已婚男人不容易享受的孤獨


突然之間
兒女老婆淨空了
周一到周五
一個人獨自佔有每天的24小時


晚上 可以看看書 聽聽音樂
或者什麼都不做


如果在冬夜 一個人...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我覺得
選賢與能的先決條件
就是君子之爭


 


但是
這幾次的選舉
不要說是君子之爭了
抹黑、怪招快變成勝選的必要條件
這樣選出來的人
機巧奸詐有餘
為國為民之心則無
選賢與能?
我個人倒覺得選舉快變成大家的共業了
只是一種大家一起承擔錯誤的儀式罷了


 


比如說媒體好了
這幾次大選
有沒有那一家去做一個專題
給各候選人固定的篇幅去做政見的表達?
沒有!!
只有一堆扒糞的報導


 


政黨呢?
算計著是怎麼攻擊對方的候選人
至於自己候選人的政見?
要什麼政見~
會攻擊敵方的候選人比較重要


 


高雄市長的二審判決
我覺得是變相鼓勵候選人再度採取"只要選上就好"的手段
法律雖說是道德的最低底限
但法律同時也是用來匡正不當行為的最後堡壘
而這次 堡壘被攻陷了


 


我希望能在媒體看到政見
我希望選舉是君子之爭
我希望大家可以都這樣想
選舉是選賢與能
不是選什麼叫台灣人~~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見女王的文章


為什麼她交不到男友?


我在想 其實原因不是很重要


重要的是 要先問問自己


「我要一個男朋友嗎?」


或者問


「為什麼我要一個男朋友?」


其實兩個人要在一起
付出 是充分必要條件
有些人 自在慣了
要為別人付出犠牲自己的一部份
不是他們的習慣
於是 他們習慣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關係


男朋友?如果不考慮社會成俗和父母期望
很多人的人生規劃
男朋友本來就不在主要目標內
如果出現的話 本來就是意外的贈品
更何況 現在的男人誘惑這麼多
專情如梁山伯之流者 大概可以列入世界襲產了
如果女人矜持太過
機會 就這樣稍縱即逝


其實 重點不在為什麼沒有男友
重點在於自己有沒有打算"要"一個男友
也要體認到無論"要"或"不要"的相對代價
下定決心選一個心甘情願的抉擇
才能確實履行所需的"代價"
那不管有沒有男友 都不會有遺憾了


 


當然 不同的年紀 要改變先前的決定
投資報酬率會愈來愈差
人啊~ 要慎始~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鄭弘儀的大話
真正的就事論事已經變得少之又少
很多話語 已經不是一個持平的批評


 


一個好的政論節目
應該對執政者及在野黨的缺點提出建言
這點 在大話已經全然看不到了
難道目前的執政者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嗎?


 


不管鄭弘儀或陳立宏
在論點或智慧上都遠勝於我
本來這是一個我固定會看的節目
但他們立論的立場或動機 
我想並不符合我心目中為全民謀福利的"無冕帝王"形式
這樣的政論節目
已經沒有辦法再吸引我去看了


 


關於這一點 我不得不提一下新聞挖哇挖
于美人復出以後 幾乎沒有在節目裡面再談政治
所以目前兩個節目的調子已經全然不同
至於為什麼 這是我一直玩味的地方


 


一個談話性節目不能直斥執政者的錯誤
難道也要等到像蔣介石一樣
當他的時代過去再把他拖出來鞭屍?
陳水扁卸任後再評批他施政期間的錯誤?
當錯誤發生的當下不能挺身而出
事後諸葛 誰都能當的


 


KMT這樣的手法的確低能
這點我欣然同意
但是對鄭弘儀的推崇
我則不能苟同
但國內做政論節目沒有政治立場的
其實好像絕種了
這不知道該怪這些新聞人呢?還是該怪大環境?
又是一個悲哀的現實



鄭弘儀、陳立宏曾加入國民黨 老K與台聯批「大話新聞」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無常是常
更何況因果、業或者所謂的原罪


 


很多時候
只是要給人一個寄託罷了


 


生命是虛幻的
現實和夢 本來也就沒什麼差別


 


執著 在這種觀點看來 是一個笑話
但是如果不執著 我們又能以什麼作為憑藉?


 


那天看了一部電影
故事是中有一個理論 巫術要產生作用 必須先令人相信巫術的存在
其實宗教、理論、五術 好像也是這樣


 


有一陣子沈醉在唐望的故事裡
巫術~~印地安人的巫術
是解脫法門嗎?


 


其實 解不解脫 好像不在於法門
在於自己拿不拿得起 放不放得下


 


回頭看 我們和駭客任務中 那些困在虛擬世界的人
其實差異不大
而唐望同時點亮體內放射的作法
不也只是由這個世界遁出
至於是不是正果 我想 他也不知道答案


寫在小壞妞的讀後感之後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和女人
真的有很大的差距


對男人而言 柏拉圖式的愛情
如果發生 只可能是有現實條件的限制
而不是男人追求的目標
並不是說男人真的是用下半身思考
但是在愛情和婚姻中不能用下半身
那真的會讓男人沮喪到不能忍受


 


中國的著名色情小說肉蒲團中,第十七回  得便宜因人瞞己  遭荼毒為己驕人
其中講了一個《奴要嫁傳》 
當中書生言道:
『男女相交,定要這三寸東西把了皮肉,方算得有情,
不然終久是一對道路之人,隨你身體相靠,皮肉相粘,
總了不得心事。』
肉蒲團的內容粗俗低級 文字情節也不甚典雅
文學價值可能都比不上金瓶梅
但這個書生低級求歡的話 露骨的刻劃男人的想法


 


然而對女人而言
性往往是感動之後的附加價值
如果沒有心動的感覺
性 只是味同嚼蠟的雞肋
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


 


王佳芝會愛上易先生
是因為做愛還是愛?
易先生在王佳芝面前的小小坦白
有了一曲天涯歌女
送鴿子蛋的名言嘉句
才是王佳芝陷落的衝鋒攻擊
至於做愛 也許反倒是讓易先生卸下心防的原因
男人 下半身還是會影響到上半身的
讓王佳芝陣亡的 是感動而不是高潮


 


對大多數男人來說
性 是追求 也是需求
女人用夢幻的性愛來引誘男人
大概沒什麼男人逃的掉
但女人如果企圖用拒絕性愛做為懲罰
大概也沒什麼男人不跑掉


總之 理想的婚姻中 做愛不僅僅是做愛
畢竟 男人的下半身的幸福和女人下半生的幸福
是休戚與共的


老是說不要 小心婚姻走調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兩個月
再次回花蓮


花蓮 原本只是生命中的台灣一定要去一次的地方
因為因緣 現在成為每年要多多去的地方
人生 有很多無法列入計畫的事
相遇與重逢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偶然或必然
總而言之 一切就發生了



在花蓮三年的時間
從事生命中第二份正職的工作
現在回想起來
自己實在不是一個負責任的人
工作上的技能
都是到了臨頭才抱佛腳學習
學的時候又不求甚解
只求可以應付的過去就好
偏生又自以為是的厲害
如果不是長官和前輩的包容照顧
還不知道會捅出什麼摟子


現在回頭看自己
其實付出的不夠
要求又太多
一直到做了第二件工作二三年之後
才略微掌握到如何界定問題
如何尋找資料
怎樣草擬方案
工作的態度也才稍有一些責任感


其實 回顧一下自己走過的路 才知道自己不但不英明神武
還做了一堆蠢事 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隨著油價上漲
合計著坐火車還比開車划算
這次也就坐自強號回花蓮


車過知本
兒子在黑夜裡看不見窗外的風景
已經厭倦車廂小小的空間


到了關山買了漲了十元的飯盒
用了晚餐 
兒子看到我用木片飯盒刮起最後的飯粒
登時對木片和橡皮筋感到了興味
靠著這飯盒的殘骸 才讓他乖乖的坐到花蓮
女兒就不同了 八個月大的他就算不哭不鬧
只要醒著 就是具誰也控制不了的噪音製造器
車廂安寧只能保持在不違反環保規定的相對狀況
只能委屈同車的旅客了



對兒子而言 花蓮是個充滿老人的地方
其實 花蓮的交通現況
要從事觀光 其實已經飽和了
如果花東高不建 區域的交通大概沒什麼改善空間
蘇花高的工程難度和經費需求 我想還有得吵
國道六號是否會從埔里延伸
有沒有可能建南部橫貫高速公路 這都在未定之天
而環保意識造成原有的礦業也逐漸萎縮
除了大財團 其餘小本經營者要通過環評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要留在花蓮
找工作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回花蓮 依例回辦公室晃晃
看看幾個老朋友
兒子敷衍著他去七星潭撿石頭
一派無所是事的悠閒步調
周六下午四舅的突然造訪
一家子大大小小
讓兒子多了個玩伴


其實兒子很乖
也遠比我小時候大方
我都知道
可是我還是不夠有耐心


周日老婆的好友來訪
兒子又大方的送出自己剛買的出奇蛋
其實他才四歲
又還會幫忙照顧妹妹
我實在該再對他多一點耐心



回高雄的車上
兒子精力充沛的一路吵到知本
用了晚餐 才小憩了一會兒
車過枋寮 好容易把兒子挖起來
一臉呆呆的樣子
完全不像平常的聰明伶俐



本來想寫的東西和寫出來的東西
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東西
三夜三天的行程
變成反省文...


我真的老了~~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結束了
這是看完這本書的第一個感想
在凌晨五點


 


其實 這個結局很牽強
以一校之力對抗一群足以憾動魔法國度的敵人
本身就是童話


 


以哈利波特這個只有騎掃帚天賦驚人的小孩為寄託
去完成一個當代第一魔法師都無法完成的任務
是一個神話


 


但 奇幻小說的自成邏輯
只要故事夠精彩 這也就夠了


 


鄧不利多認為哈利波特可以不受寶物權利的誘惑
所以較之更偉大 更有機會打敗佛地魔
但是 知道自己可以有權利 也知道自己會沈醉於權利的他
選擇不掌握任何權利的超然
更令我覺得不容易
見山是山 見山不是山 見山仍是山
波特在第一層 而鄧不利多在第二、三層之間


 


其實整件事的成功
得之於妙麗、石內卜者多
其實 波特是主角 卻只是命運成就了他
石內卜、妙麗 才成就了命運



鄧不利多的死因之愚蠢
只能說 這就是人啊
總是有執著放不下的事


 


也許等再看一次
會有更多的想法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則運動新聞


當機會之神來敲門 別錯過


其實 不是只有球賽是這樣


人生也是這樣


每個人都有機會


問題是機會來的時候


你準備好了沒?


很多人把時間花在抱怨


成功的人把時間花在強化自己


機會稍縱即逝


沒能準備好的人


只能在錯過之後


繼續抱怨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6 Tue 2007 10:04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將功成萬骨枯
可憐無定河邊骨 猶是春閨夢中人


 


常常在想 成功和失敗要如何界定
一場成功的戰役 又要犠牲多少人
一個成功的政策 維護了大多數的利益 那犠牲的少數的權益呢?


 


布魯斯威利在終極秘碼戰中拯救那個自閉症兒童的時候
真是覺得片中的他徹底的做到"尊重每一個人的權益"
但是他在火車上不也為了救那個小孩
狠狠的做掉來抓他們的人?
而每一個人 後面有一個家庭 和無數的因緣~~


 


犠牲和保全之間 這個智慧和拿捏 怎麼做 都難以周全
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
聖人不仁 以百姓為芻狗
著眼大處 難以顧及細節
顧慮小處 又可能因小失大


 


這幾天在看"萬曆首輔張居正"
小說中為人臣之極的他 看了讓人有很多感觸
另外有寫一篇讀書心得


 


其實人生有趣的地方 正是人生無奈的地方
可以選擇 卻不存在的最好的選擇
可以後悔 卻沒辦法重頭來過
於是 只能有下面幾種方法面對
1.說服自己 現在這樣最好
2.說服自己 這樣對大家都好
3.努力忍耐 一直忍耐再忍耐
4.努力忍耐 一有機會就頭也不回的跳出去 只是通常是火坑跳火海 沒有實質差別
5.不斷後悔 什麼事都覺得自己的選擇是錯誤的
6.在原點上奮進 接受現況 但努力嚐試讓現況變的更好進而突破現況
(6是偷林良的一篇勵志文章"在原點上奮進",但我在網上找不到這篇文章)


 


回頭來看人生的成功與否
如果只看結果
那成功通常要仰賴許多的運氣
如果考慮個人的感受
努力去追求目標的過程
其中的酸甜苦辣
才是千金不換的個人珍藏吧?


 


下面的感受可能很酸葡萄
但是是我現在的想法
其實現代人要在三十歲以前成功
無論是財富、名氣和權力
往往需要憑藉許多的運氣
比如說好爸爸、特殊的機緣或是有貴人栽培
其實是得之於人者眾 出之於己者寡
沒什麼值得驕傲的
但是如果能讓成功一直持續
或者跌倒可以站起來
更有甚者是一直堅持努力到中老年才成功
這才是功夫所在


 


舉一個例子
最近不知道在那裡看到的張曼娟的訪問
這位一出道就以"海水正藍"、"緣起不滅"狂銷熱賣的作者
在成名之餘 反而更紮實的耕耘自己
除了持續創作
更在近年推出了"小學堂"、"奇幻學堂"這些很需要有人做的東西
像這一類的人物
對現在的我而言
才能真的算的上是成功~


人 要選擇 就要投入、堅持 並承擔那些沒有被選擇的遺憾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三篇文章


外遇男人的抉擇


[兩性] 我愛你,但我們能對彼此有貢獻嗎?


前女友


心中頗多感觸


 


怎麼說呢?


男人啊~雖然隨著年齡增長
會逐漸增加上半身思考的比例


但是有時候 下半身還是會佔了上風~~


尤其當夢想隨著青春逐漸逝去
一個天下掉下來的誘惑(說禮物有物化女性之嫌,況且,很多時候根本是男人自作多情)出現在眼前
與其說是重振雄風的轉捩點
不如說是苦悶的中年男子企圖捉住青春尾巴的奮力一搏
偏生 搏不到頂多惹人姍笑 反到只是又做一場不切實際的夢
搏到了 是一個進退維谷 怎麼處理都不對的處境


 


結婚 我確定唯一一定會1+1>2的 只有生產下一代
其實結婚一點都不難
照我的說文解字
女人頭昏了 婚就結了
五年的婚姻告訴我
結婚就是彼此不斷的付出
至於1+1會不會大於2
你問的是物質?還是心靈?還是兩者皆是?
愛情就已經是一本剪不斷理還亂的帳了
當把婚姻的柴米油鹽醬茶、外加一票的三叔公大嬸婆攪和進來
婚姻怎麼可能是單純的1+1?
坦白說在目前台灣的社會
女方的付出還是遠大於男方
寫到這裡 真是要感謝我的臭老婆五年來的任勞任怨
婚姻和愛情 本來就不是可以計算投資報酬率的東西
當你要仔細計算 也許你覺得一切都不值得
但是當女兒第一次無意的發出"爸爸"
兒子作了一張"父親卡"
老婆在你快樂和悲傷時的殷切守候
這一切 遠遠超過你所付出的


 


前女友
讓我想到一個故事 忘了是誰寫的


有一五十來歲的男人
娶了一個離婚多次的過氣女明星
很多人笑他傻
但是他說
如果不是女明星離過多次婚
那輪的到他娶她?
如果不是離過多次婚
她又怎會那麼體貼?
又怎能的一手好菜、體貼持家?
更何況自己也只是一個小腹微突、髮際線等同於秃頭的老男人
有一個令人安心的老婆
夫復何求?


人要能珍惜每一次相遇
讓自己更豐富
這才叫做認真過生活~~


現代人愛自己太多
所以不會愛人
愛 要用心承受 才是真愛~~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