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完這則新聞
突然想到張系國的"孔子之死"
這個時代
林志玲有男朋友比孔德成過世更有新聞性...
唉~~

到底新聞該給民眾看他們想看的?
還是給他們該看的?
是藉由閱讀提昇自己?
或是藉由知識來追求慾望?

記者稱"無冕帝王"
不是因為權力
而是因為影響力~

該做正確的事
而不是只做可以獲利的事...



三峽桐花葬孔德成 兒墓在側


孔子77代嫡孫孔德成病逝


最後貴族/孔子77代孫孔德成辭世! 孔子祀官誰來繼承?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講師是黃順成
笑了一整天
不過有很多有趣的收獲
如下列句子

我們沒有辦法給別人我們沒有的東西

先處理心情,再解決事情

SOFT--微笑、開放的姿勢、前傾、接觸

當然和專程...

人生的一切衝突,源於"愛"---討愛,一切爭端的起源

課程愉快,但值得思考的點很多....
我要慢慢消化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告別秀蘭麥康之後
漢密特是我計畫的下一個作者
於是在唐諾的序言下開始了這一回和史貝德的冒險
據說這是一部改編成電影的經典作品
在送菲力普馬羅去過甜蜜的雙人生活之後
離開金絲梅芳和秀蘭麥康
我重新回到男偵探的世界來

********************************************************

故事在謊言中開始
雇主用現金和謊言開始整個委託案
史貝德的搭檔在一個場景後就嗝屁了
雇主的威脅在之後也共赴黃泉
然後 金錢和雇主的美色
貪孌的涉案者和不知是否子虛巫有的"馬爾他之鷹"
開始織就這一整個謊言

雇主騙偵探
偵探佔雇主便宜
涉案者和偵探一同騙警察
偵探挑撥涉案者內鬥
最後在目標"馬爾他之鷹"被證明是膺品之後
偵探出賣了涉案者、拋棄了不說實話的雇主(在財色兼收之後)
用為了自保這個簡單的理由
史貝德捨棄一切來確保自己在舊金山的一切

現實
一種沒有正義和道義的爾虞我詐的現實
沒有英雄救美
沒有正義
也沒有基本的信賴
甚至沒有真相

這本偵探小說不像故事
而像人世間真實的醜陋
簡簡單單的用自身利益去衡量一切

沒有正義的偵探
和流氓有什麼差別?
我不知道
這是本偵探小說
還是五濁惡世求生案例

******************************

我會慢慢的造訪漢密特
看看這些根本是流氓的偵探
怎麼繼續生活....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嗅覺完了是觸覺


人體最大的器官--皮膚
主宰了觸覺


不同於嗅覺的不可形容和定義
觸覺有一些共同的形容詞
冷、熱、痛、癢...
甚至關於吻、愛撫
那些親暱的情感的肉體交流
抑或是痛、刺穿等象徵成長的儀式及侵略式的傷害
都是有關觸覺


觸覺的科學原理
和與觸覺有奇妙關係的紋身
都在這一節出現
斷髮紋身
是古代吳越地區土著的習俗
在漢代
劓、刖、腐、黔四項肉刑
是中國人利用觸覺的一小部份~
在日本
紋身是所謂極道的一種象徵性的關連
在台灣
紋面是泰雅族已經消失的傳統...
這一陣子年青人也流行刺青
不知道是想留下什麼~~


慢慢的碰觸
可以輕輕的感覺
是我存在
關於生命和這個世界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請給他們一雙手


「我跟你媽覺得,如果我們的女兒是念新聞系的,也許我們的聲音可以透過我們的孩子,讓大家都聽見……」電話那端的父親,在凌晨一點鐘時,這麼對我說。


在我記憶中,父親不曾用過這樣的口氣和我說話,以前,縱使颱風豪雨帶走了他辛苦了一個夏天的上千顆西瓜,他也是笑笑的對我們說:「沒關係,不會每年都讓我們碰到這種事的。」


但在今年春夏之際,進入蒜頭的產季後,父親的笑容少了,只淡淡的說著蒜價並不理想,產地的產量比往年好……直到九月初,當我聽到一斤只剩下十塊錢不到的價碼時,腦中浮現的是那一個個彎著腰,在烈日下揮汗的身影。


台灣的農業技術聞名全球,很多農作物的播種收割都已機械化了,但蒜頭卻沒有辦法以機器播種、收割,農民必須彎著身子,將一顆顆蒜種壓進土裡,還必須小心注意不能壓錯方向,每年的播種季結束時,我總會在父母親腿上看見一圈像是燒焦的痕跡、看見他們的手指腫得一根有兩根粗,那是因為長時間將手肘屈在腿上、不斷重複著將蒜種壓進土裡的動作所造成的。那陣子,當我休假回家時,常常在半夜聽見父親起床吃止痛藥的悉窣聲,然後在三四點天還沒大亮的時候看著他扛起一包一包的蒜種放到貨車上,開始他一天的工作。


「累嗎?」我問著結束一天工作的父親。


他揉揉腰、甩甩手,累得說不出話,只告訴我他需要再吃一顆止痛藥,因為他還必須忙上十天半個月。


在雲林,每到蒜頭播種期,一大早就能看見成群的女工與地主拿著他們的「工具」在田裡排排站。收成期,他們也在田裡排排站,然後彎著腰一隴一隴將蒜頭拔出、甩土、剪下蒜頭、裝袋。


家中的蒜頭種植面積大概兩甲多,為了能夠在短時間內將數量龐大的蒜頭曬乾,所以添購了烘乾機,今年四月,父親為了要把一包將近百斤的蒜頭擺到烘乾機上,從三四百包蒜頭的高度上摔了下來,膝蓋直接著地的他,當場痛得站不起來,母親在旁邊急了,趕快打電話給我,但我不在身邊,只好先請母親讓爸爸先坐在原地,不要移動他,每隔五到十分鐘我打電話回去問一次,後來爸爸電話中告訴我他沒事,而我當時所不知道的是,父親站起來之後拍拍身上的沙土,然後再爬上那三四百包的蒜頭上,繼續完成他的工作。


「台灣農民是最傻的,卻也是最不會怨天尤人的」,電話那端的父親說。


當大家沉溺於「只問顏色不問是非」的政治紛爭時,這些當紅的議題對他們而言只是聊天的話題,但他們的生活是水、空氣、土地,對他們而言誰太超過了都不是重點,他們在乎的是這一季能不能賣出個好價錢。


但殘忍的是,價錢不只不如預期,還跌到讓他們失去信心。


3月份開始進入蒜頭收成季時,未烘乾、曬乾的蒜價一斤大約是21~23塊,中期的乾蒜價格是16~17塊錢一斤,但到了8、9月份,產地的價格迅速掉到一斤只剩下10塊錢不到,甚至有一斤8塊的成交價。而賣場上的價格呢?一般市場一斤50~60,量販店一斤69塊錢,若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市場的價格掉了大概20%,產地的價格卻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掉了75%。


當蒜商上門收購時,總是這麼對他們說:「要開放大陸進口了喔,你現在不賣,好啊,到時候看進口之後價格剩多少。」、「新政府上台一定開放大陸進口,你們還以為會有好價錢嗎」。


他們都希望作物有好收成,好價錢,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在蒜商眼中是「一群有好收成,可以以低價購買到農產品的好欺負的人」。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每年蒜商要開始收購前,會先群聚開會,商討好對外購買的價格,再放出風聲說要開放大陸進口了,讓這些長輩們無助、害怕,然後急著脫手,當他們面對這樣的恐懼時,政府單位卻在一個多月後才出面呼籲農民不要緊張,不會開放大陸進口。


不開放大陸進口,就真的保障了什麼嗎?


當大陸產的蒜頭,由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其他國家商人購買之後,再以該國的名義進口台灣,這就不叫大陸進口,但那確實是大陸的蒜頭,這些蒜頭進口之後,直接衝擊的又是國內的蒜農,然後又重複著一樣的循環。很多人都知道其實其他國家產的蒜頭並不像台灣的辣,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雲林沿海一帶的產地東北季風特別明顯,而蒜頭是相當抗風的,甚至可以因此而增加辣的程度。但這些得天獨厚的條件,卻沒有辦法給這些幾乎沒有念過書的長輩一點優勢。


「這不是誰當總統的問題,而是從過去到現在都沒有由根本去解決問題」父親說得無奈。


往年政府會出面收購,也會訂出收購的條件,也許會有人質疑,政府有出面解決事情,為何農民還像孩子要糖吃一般的無理取鬧。


從他們小時候開始,這些老人家所看所學的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希冀的是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然後帶來五穀豐收,如果要說他們真的有什麼地方做錯了,我想那是他們不懂保護自己,讓自己一直處於弱勢角色,不敢反抗中盤商,但那不是他們願意的,而是他們從不知道自己還有其他的選擇。每年都會有作物產量的申報,依據申報的面積,萬一有風災水災時,政府就依據這些做補助,但這些長輩可能一輩子從未看過公文長怎樣,也不知道政府e化到可以上網就能知道新的補助方案。另一個更殘忍的是,每當政府宣布要補助時,中盤商就會出面,要求這些不知道可以領補助的農民當假人頭讓中盤商申請補助,繳交品質不良的蒜頭給政府,再把品質好的留著,等待他們將蒜價炒高時再脫手。


蒜農沒有自己的組織嗎?


有,有蒜農協會,成員呢?成員是那些出面收購的中盤商,因為他們自己也有土地,也種蒜,所以他們的另一個身分也叫蒜農,在他們以蒜農身分要政府補助的同時,轉過身來就是產地蒜價低迷的殺手。


我們能叫這些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長輩們怎麼辦?我所看見的雲林,是每逢選舉必定會以「推動農業」為政見,端出了各種利多鼓勵著我的叔公、嬸婆、親人鄰居們,一雙雙懇請支持的雙手握緊時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被重視的,卻在面對殘忍的剝削時發現,手心早已沒了握手時的餘溫,沒有人會站在他們身邊告訴他們:「毋免驚」。我突然想起四川大地震時,溫家寶握著災民的手說:「你放心,政府會管你們的,政府管你們生活……」。


此時此刻,我的父母和我的長輩們伸長手,卻沒有人給他們一句安心的話。


政府可以怎麼做?


政府可以不要大張旗鼓的說要下鄉調查,可以偷偷派人到產地看看,到農家問問情況,政府可以以去年受風災影響申請補助的名冊去核對訪查,就能掌控目前產地還有多少數量,還能夠評估出明年要准許蒜農可種植的範圍面積,視察不是走馬看花,視察不是像皇帝出巡,不需要一群官員簇擁。


每一個說會體恤民情、為民喉舌的官員們,你們所該做的是親自走到第一線,親自握握他們的手,拍拍他們的肩,告訴他們:不要怕,政府給你們靠。然後研擬出對策,目前收購的條件,對農民而言是另一種傷害,這些髮白齒搖的農民,早已沒了體力,沒有辦法一顆顆、一斤斤的將蒜頭整理乾淨,挑選出大小適中的蒜頭繳交,很多農民就因為體力、人力無法負荷,因而放棄繳交給政府的機會。


「我怕我會忘了我要跟你說的事情,昨天晚上睡不著,我還起床寫筆記……


當我看著這一雙雙黝黑的雙手時,我很難過,我不知道我該放心地將他們的雙手交給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為他們做什麼。


當我聽見父親沉重的聲音告訴我,他想了好幾個晚上,甚至還寫了筆記,就怕漏說了重點,他想要幫幫自己,幫幫所有的農民,讓大家都有勇氣去反抗中盤商的剝削。


在那一刻,我不是新聞系的學生,也不是新莊報導的記者,我只是一個為人子女者,我只是心疼我的父親,我只是為我成長的土地難過。


(作者為農人之女,輔仁大學新聞系學生)


******************************************************************************************


不知道可以寫什麼


有人說這次的金融風暴會是資本主義的終結


這篇文章則是道盡了資本主義的弱肉強食....


也許有人可以有好的想法和做法


但我只能認真的貼這篇文章


讓大家知道


這裡有很多該好好解決的問題....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小朋友
這本當初可是年度文學獎首獎的作品
這個作者還不算大家?

我覺得一個人一輩子能有一件這種等級的作品
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再奢求了

其實
這本小說
記載一個已經無法再回去的時代

至於愛情
我們都說得太多、懂得太少
而人和人之間
有多少是意在言外或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
本來就難以在言語和文字中道盡

只是當時已惘然

有些事情 如果只是回憶
沒有柴米油鹽
或者會更美麗

至於貞觀和大信
終究要面對的是 婚姻不可能只是愛情
別 也許是無奈可是美麗的句點

當時所有的評審都覺得結局突丌
但我總覺得 關於愛情 關於青春 有什麼是有合理的原因的呢?

看了這本書很多次但又已經記不清貞觀是從關仔嶺的那一間廟寺走出來的不負責任的讀者的感想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最近也在重看西遊記
對裡面不少的詩啊、詞啊、不知道什麼格式的韻文
反而覺得有趣的很
唐三藏有趣地方在他除了一心向佛外好像都是缺點
偏生這一心向佛才能讓一切因緣俱足....

一物降一物是書裡面最有趣的地方
沒有誰是最強的
再強
都有人可以剋你

道盡了中國人根深蒂固的生剋觀念

**********************************************************
色色原無色,空空亦非空。靜喧語默本來同,夢裡何勞說夢。
有用用中無用,無功功裡施功。還如果熟自然紅,莫問如何修種。
**********************************************************

上面是九十六回的開回詞(?)
一本一百回的小說
每一回大概總有個五六段的詩、詞、曲和不知算是什麼文體的韻文
短短的一段
有的是像上面一樣寫那些釋儒道三教歸一的修行大道
有的寫景、有的交代戰況、有的描繪角色的出身
這些章回小說的韻文
要做的切題
真不是我們這種沒讀過什麼書的人可以仿效的

七十八回有一段描繪冬景的文字如下:
嶺梅將破玉,池水漸成冰。紅葉俱飄落,青松色更新。
淡雲飛欲雪,枯草伏山平。滿目寒光迥,陰陰透骨冷。
也許文字並不特殊
但白描的情景卻正好嵌合在故事之中
顯得恰到好處

其實
回頭看這些故事
只是在找尋一個關於殘存的中華文化
在自己身上還留著些什麼的見證

結果我發現
自己很宿命
卻也很鐵齒
人也許不能改變世界
至少不要因為世界改變自己

這是題外話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完了"園長夫人"的試讀本
想來寫的是一篇不符合出版社需求的讀後感
但是黛安艾克曼那種一如李敖式的引經據點的寫作模式
讓我不由得對這個作家產生好奇

對我來說
這個博學的外國人會怎麼描述心經中的色聲香味觸(法)?
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
這本書從嗅覺開始
他的描述 首先讓我聯想到"啤酒謀殺案"《五隻小豬之歌》
故事中窗外的茱莉花香
突然讓人跨越了20多的歲月
白羅也因之解開了錯中複雜的往事
一如書中對嗅覺的描述
一種無法精確描述的知覺
卻可以透過這種知覺
沈浸在往事之中

另外又想起李後主的玉樓春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 笙簫吹斷水雲間,重按霓裳歌偏徹。 臨春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光紅,待踏馬蹄清夜月。
還有李清照的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生活中是有這許多的味道...
近期一點 辛曉琪的"味道"
更是一曲道盡這種感官的奇妙

不管是暗香浮動玉人來
還是暗香浮動月黃昏
總之 嗅覺總不知不覺的在生活不經意處留下痕跡

再繼續看下去
作者怎麼去看其它的知覺。。。。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80多歲的姑媽來訪
於是在國慶日去關廟的深坑整理小路
八點到了目的地
拿了掃刀開始清理雜木野草
沒想到沒做五分鐘
自個兒就拿右手去餵刀鋒
在上圖的左側紅點把自己細嫩的右手腕開了兩道口子
趕忙到關廟街上縫了六針

回頭整理了一條小路
自個覺得不是很好走
想試試另一條積水的路可不可以用車子開過去
沒想到此念一起
車子就陷入了上圖右側紅點的泥濘之中

白金卡的道路救援的拖吊車在四十分鐘之後聞聲救苦
可是十噸的拖吊車卻望泥土路而怯之
開不到五公尺就差點無法自拔
不過專業就是不一樣
馬上使用現代的千里傳音
呼喚了吉普車用4WD的力量
解決了這個進退不得的問題

同樣的這個上午
老婆大人可謂之夫妻同心
整理家裡整理到被書橱壓到
白嫩嫩的大腿搞的可以去申請家暴
真是夫妻一體同命....


隔天在上午給醫生看過嘴中的爛牙之後
下午送老媽去台南喝喜酒
老媽喝他的喜酒
我帶老婆去吃"汕頭魚麵"
(上圖下方綠點處)
魚麵的滋味,在這網路充斥各家之言之際
小弟獻醜不如藏拙
反倒可以勾引起諸位的好奇心
在榕樹下吃了魚麵、旗魚酥飯、綜合丸湯...等
喝了隔鄰冷飲攤的冬瓜波霸
走進長長的巷弄去民權路牽車
巷弄廟宇的紅燈籠
有一種靜靜的延伸
彷彿穿透過去現在通往未來
傳遞一種不變的平安和幸福



巷弄的一端 是門庭若市的魚麵
這一端是祭祀觀音的廟亭
中間則是人世間的眾生云云






紅燈下 無需暮然回首
內人施施然而來

接著趨車去和緯路的花園夜市
好像全台南的人都來了。。。
一個有損美好夜晚的行程~~

今晚 應該停在秋風輕拂的靜靜長巷之內....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在雲門舞蹈教室十周年的活動中
去聽了蔣勳老師"身體美學"的演講
說些各個民族對"身體"的藝術表現
進而討論各個文化對生命的認知
反過來看我們應該怎麼對待身體、看待生命

在圖書館架上看到這本有些年紀的舊書
書內是一篇篇長短不一的散文
在東海蒔花弄草孕育英才的日子
寫下關於對生活一些真切的感受

其實生活真的簡簡單單
不要有太多的欲望
生活才會快樂、滿足

***********************************************************

對我來說
東海是一個令人難忘的學校
太多太多的遇合
都和這個學校有關
即便現在
拙荊也正在該校掙扎的拿畢業證書

在相思林的小徑
走過文理大道
或者是別墅的宵夜、國際街的氛圍
那是一個一個遺留在年少的夢

**********************************************************

關於台中
大概沒辦法在短期內回去生活了
退伍之後
台南、花蓮、台中、高雄
一個台灣除了北部大概都跑遍了
蔣老師在大度山中的那篇"宿舍"
讓我這個四處調動的人
覺得頗有感觸
好容易準備了一間房
但 它不會是家。。。

**********************************************************

關於大度‧山、關於台中、關於家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突然想到"上班族金太郎之金錢戰爭"
其實一直不覺得金太郎這個角色
是個成功的上班族
比較他和島耕作
相同的都是運勢超強
至於他們的成功
坦白講,我覺得其實得之於他人者眾
能力上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

島耕作一路已經爬到取締役了
可是回首他在初芝這個龐大的企業體之中
真的有什麼令人覺得驚嘆的作為嗎?
對我來說 只有他那個亂七八糟的異性緣讓我印象深刻
他被委以重任的幾項業務
其實沒有什麼重大的成功
部份甚至算是慘敗
但是因緣際會 也一路昇到了取締役、常務、專務(在日本已經昇到社長了)
也許管理職的重點在調和鼎鼐、而不是工作能力或是透悉大局的遠見吧!?

回到金太郎這個角色
在金錢戰爭這個篇章之中
他的成功完全是依靠他以往所累積的人脈
用錢把對方打敗
坦白的說出在金融市場之中
獲利其實不是靠生產力
而是靠財力和訊息散布的技巧
故事在金太郎離開金融界去憾動日本的行政體系告一段落
金太郎的離開是因為他發現這一堆金融機制
完全沒有實質的生產力
對社會其實沒有什麼助益
於是他寧可去打漁
這種單純的作業至少對大家還有一點幫助

關於這個故事的結局
對照眼下的全球性的經濟不景氣
其實不正是這一個"無生產力"的金融機制種下的因?
這一點 至少金太郎比島耕作有遠見的多了...

如果制定各種機制的人
著眼點不是放在利益眾生
而是打算圖利某些人
這種扭曲作為遲早會回報到可怕的結果
用句老話來總結
就是"見小利而大事不成"
唉...
天地不仁 才能照拂眾生~~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