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故事
*****************************


高僧與少女的私生子  

 

鎮上有一個少女,有了身孕,父母逼問少女,孩子的父親是誰。少女被逼無奈,說孩子父親是附近廟裡的一位高僧,孩子出世後,這家人抱著孩子找到了高僧。

 

  高僧只說了一句「 這樣子啊!」便默默地接下孩子。此後,高僧每天抱著孩子挨家挨戶討奶喝。小鎮裡炸開了鍋,說什麼的都有。高僧被人指指點點,甚至辱罵。

 

一年後,少女受不住內心的煎熬,承認孩子的父親是另一個人,與高僧無關。 少女及家人慚愧地找到高僧,看到高僧很憔悴,但孩子白白胖胖。 少女滿心愧疚。 高僧淡淡地回了一句「 是這樣子啊!」便把小孩還給了少女。 

 

高僧被冤枉名聲掃地,卻始終不辯解,為什麼呢? 高僧說:「出家人視功名利祿為身外之物。被人誤解於我毫無關係。我能解少女之困,能拯救一個小生命就是善事。」
**********************************
故事二
盲人摸象(或稱瞎子摸象)的故事取自《涅槃經》[1]、《長阿含經》,大概起源於印度,可能是耆那教或佛教,有時也歸於蘇菲派和印度教。

《涅槃經》卷三○載:「其觸牙者,即言象形如萊茯根(蘿蔔);其觸耳者,言象如箕;其觸頭者,言象如石;其觸鼻者,言象如杵;其觸腳者,言象如木臼;其觸脊者,言象如床;其觸腹者,言象如甕;其觸尾者,言象如繩。」《長阿含經·卷十九·龍鳥品》、《百喻經》、《菩薩處胎經》亦載此一故事。在各種不同的版本中一群盲人觸摸大象希望可以了解到他們正在摸什麼。每個人都只觸摸一部分。每個人在觸摸到不同的部位後得到完全不同的結論,產生爭執。故事基本上說:事實往往由於各人角度不同而被給以不同的解釋。

波斯版本的五名男人都是視力正常,只不過在黑暗裡摸象,直至燈亮了,五人才能見到大象的真面目。
***********************************
曾經
我以為正義是非黑即白的簡單劃分
在年少輕狂之時
對於是非對錯很是在乎
而對於身邊的人的"和諧"
時常以"粉飾太平"譏嘲
然而
所謂的是非
有沒有絕對值?
人過中年
知道愈來愈多的某甲的良藥是某乙的毒藥的事實之後
我愈來愈不敢談正義

先談北一女未讓座事件
有沒有人需要座位?
北一女學生當時需不需要坐?
如果回歸需求面
需要的人和善的開口
可以且願意給予的人讓渡
事情是不是比較單純?
路人甲乙丙也不用枉自造口業
可憐的北一女學生也不用被"道德"壓的莫明其妙

今天最熱門的輔大事件呢?
可以十分肯定
女生是冤屈的受害者
至於事件中
學弟是加害者
而其它所有讓事件鬧的轟轟烈烈的師、生、男友及各路正義魔人
包括此刻躲在鍵盤後的我
全部都是事後共犯
以正義之名再次傷害受害人

我想
尊重一下被害人
原不原諒,該由她決定。
怎麼處理她能最快擱下這個傷
(說痊癒太奢求)
就該怎麼處理。
我們心目中的正義
不是被害人的正義
也許
她只想快快忘掉
也許
她想千刀萬剮加害人
也許
她收到抱歉,但心裡的怨懟無可渲洩...

但是
妄加評論的我們
能幫上什麼忙?

看到媒體揭露她的道歉
我只在想一件事
嗜血真的沒有極限嗎?
毀掉一個花樣年華的女生
毀掉一個(曾經)愛他的男生
毀掉一群老師
毀掉一個系
毀掉一間學校
當然
也毀了加害者

要一個被害人去面對這些
這真的是正義嗎?

我不知道
也許
我們都該學習說
"這樣子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修馬羅 的頭像
馬修馬羅

馬修馬羅的掙扎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