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_20161007_143833[1]  

那天
因為下雨
因為業力
因為想看看
所以去了益品書店
看了一本溥心畬
然後
讀了一本繪本

一個哀傷的故事
關於別離
關於回憶
關於努力生活

突然想到楊德昌、彭鎧立、蔡琴
(關於愛…向蔡琴致敬 )
(洛城台灣名人--楊德昌導演)

也許電影只是一個引子
一個場景
一如當年的長亭折柳
一如詩歌中的陽關
一如昔日的松山機場....

 

人生自古傷別離
但是
時間到了
緣份完了
業力盡了
也許
只能今朝兩忘煙水裡
然而
太上忘情
最下不及情
情之所鐘,正在吾輩

兩忘~談何容易

就讓一場電影、一本書
或者一杯酒、一首詩
帶走心頭的人影吧...

 


依舊是月圓時,依舊是空山,靜夜。
我獨自月下歸來,這淒涼如何能解?

翠微山上的一陣松濤,驚破了空山的寂靜。
山風吹亂了窗紙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頭的人影。

 

(近代‧胡適‧《秘魔崖月夜》)


 

時光
會美化一切
也會沖淡一切
當我們漸漸老去
豐子愷大師口中的"使人生圓滑進行的微妙的要素"

然而突然而然的"淒涼"
卻宛如飲下青春泉的魔物
總在出人意料的時刻現身
直擊心房

這時候
再來一場電影、一本書
或再來一杯酒、一首詩
致我早已逝去的青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修馬羅 的頭像
馬修馬羅

馬修馬羅的掙扎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