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

朝代:宋代

作者:醴陵士人

原文:

宰相巍巍坐廟堂。說着經量。便要經量。

那個臣僚上一章。頭說經量。尾說經量。

輕狂太守在吾邦。聞說經量。星夜經量。

山東河北久拋荒。好去經量。胡不經量。

醴陵士人詞作鑒賞

《一剪梅》原題《咸淳甲子又復經量湖南》。此一年應為宋理宗景字五年(1264)。這一年,賈似道當權朝內,推行所謂“經界推排法”,在江南之地大攤稅收,百姓苦不堪言。南宋王朝對內加緊壓榨人民,對外則一味屈辱求和。醴陵士人這首詞即是這一歷史概況的反映。

全詞先寫宰相、臣僚、太守的“經量”。隨之對之發出質問,圍繞“經量”,刻畫了南宋官場的一種比較深刻的形象。

此詞在形式上運用重疊的方式表達了不重復的內容。形式局部不同,內容有所變化。重疊錯綜刻畫人物形象,又抒發憤慨的感情。全詞用“經量”兩字處有八句,十六字。這種反復運用同一詞語,便是重疊。其它詞語也相互轉換,形式錯落。詞中刻畫的三種人物形象:“宰相、臣僚、太守”。從他們對“經量”的態度,揭示其性格特征的。“巍巍宰相坐廟堂”,指賈似道以“巍巍”,突出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隨之“說著”“便要”,在其獨斷專橫的面目,刻上諷刺的一刀。朝廷里的臣僚的態度是看宰相的眼色行事,為之附和捧場,從頭到尾贊成“經量”活脫脫的一副奴才相。“那個臣僚”,非指某一臣僚,略其名而指其實,輕點一筆,頗為不屑。

“輕狂太守在吾邦”,指湖南醴陵縣所隸屬的潭州(長沙)知州。他對賈似道布置下來的“經量”是,才“聞說”,便“星夜”執行,故說他“輕狂”。各句的詞語重疊錯綜,雖無具體的、細致的描寫。但只數語寥寥,卻表現出三種形象的言語、行動、神態的不同特點。“山東河北久拋荒,好去經量,胡不經量”,直逼賈似道和南宋皇帝。長期陷落的河北、山東等廣大地區人民流離,田地荒蕪,你們毫不理會,卻風風火火地在南方丈量田地。北方的大片荒地卻經由胡虜踐踏,你們為什么不去經量呢!這里說的“經量”是虛借一意,這實際上就是指斥統治集團屈辱求和,毫不收復失土打算,以嘲諷的口吻寫出了廣大人民的心聲。

參考http://songcijianshangdacidian.booksrc.net/285.html

書法練習1013  

一首一剪梅
好好的一剪梅
填的混似元曲

說不盡的憤恨
盡在寥寥數字憊懶的詞句之中

李清照的一剪梅是這樣寫的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詞牌創始人周邦彦是這樣寫的

一剪梅花萬樣嬌。斜插梅枝,略點眉梢。
輕盈微笑舞低回,何事尊前拍誤招。
夜漸寒深酒漸消。袖裏時聞玉釧敲。
城頭誰恁促殘更,銀漏何如,且慢明朝。

本來的風花雪月、離愁心緒
填上了無可奈何、有志難伸

這個時候
更要找自己能做的事
把它做的更好
林良(子敏)寫過一篇短文
在原點奮進
人生
再多的無可奈何
也要讓人感到恨不相逢

未必孤芳
但要學會自賞
更要一天強過一天

回頭寫書法
不知道會寫出什麼
但讓自己的心定下來
思考
努力
也許就是最大的收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修馬羅 的頭像
馬修馬羅

馬修馬羅的掙扎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