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到11月
東北季風起
島上的遊人寥寥
七點的東洋山步道
只有我慢慢走

還不到油菊的季節

23482967_10208270597001237_1630750565_o.jpg

華南狗娃花與細葉假黃鵪菜是荒野中最醒目的顏色
一片土地長出什麼
位置、天候、土壤及會來到這片土地的各種事物
在因緣際會中成就
薄薄的土壤、凜冽的風勢
讓東洋山步道大部份是草叢,小部份是伏地的灌木叢
在海崖之上
小花小草四季輪番上陣

23547051_10208270597081239_582042542_o.jpg

對學礦的我來說
這是石英富集的母岩露頭
在地質學上這是偉晶花崗岩
雖然風化作用讓岩體僅有石英顆粒可以清楚辨認
其餘礦物已經失去原貌
其至變成細葉假黃鵪菜的落腳處

地形、基岩和植被其實是會有相關的
(當初我遙測沒修(其實有修的課也學得不怎麼樣))
擴大來說
中間的因果關係就是一門一門學問
我們的已知還不能全然了解整體的關連
如果不收歛欲望,肆無忌憚的運用掌握的知識
整體會受到什麼影響?
然而撟枉過正的這個不行那個不做
生活又會受到什麼影響?

我覺得回到朱子治家格言的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絲一縷,恒念物力維艱。"
讓自己的欲望收歛
才是一種適度的平衡

23469034_10208270596561226_223335587_o.jpg

對我來說
地質學到後來
和看偵探小說一樣

岩壁上深色的岩石
為什麼出現在花崗岩之中?
是一整道岩脈侵入
再受海水侵蝕的殘餘?
抑或是
單純的岩脈尖滅?

單一現象多種解釋
觀察現象的周遭
在慢慢的思考推論
可能的原因就會自然浮現
我總是認為
問對了問題
才能找出答案!!

 

P_20171110_071759_vHDR_Auto.jpg

東洋山的海崖
是火成岩的地質教室
基性岩脈、張力節理、海蝕溝、海蝕洞、海拱、平衡石
每次看到這些在人們認為理應亙古不變
甚至用來當做永恆的誓言
諸如"海枯石爛"、"天涯海角"...
只有在島嶼之上
才會知道
大自然的力量
是可以在剎那間改變永恆
在這裡
人比較懂得自己的微不足道
比較容易學會謙卑

P_20171110_072213_vHDR_Auto.jpg

路一直向前
一會兒可以由白沙花崗岩層走到東莒角礫岩層
這幾步就走過了千萬年
在地質年代的跨距面前
回頭看
不正是白居易《對酒詩》所寫 
"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隨富隨貧且隨喜,不開口笑是痴人。"

 

P_20171110_073042_vHDR_Auto.jpg

走上海崖
遠處陽光穿破雲層
一束一束映著粼粼波光
昨日的大風大浪已然消失
一日有一日的景象
而生活就應該好好的浸潤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修馬羅 的頭像
馬修馬羅

馬修馬羅的掙扎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