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元旦連假
大事小事瑣事
事事纏身
好容易在最後一天假期擠出時間
一個人去電影院看了"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

願原力與我同在!!

當年看星際大戰
沒有看過太空漫遊、基地、機器人、銀河帝國這些經典科幻小說
如今看過了這些
回到絕地武士的世界
在共和國、帝國、反抗軍之間
絕地武士的權柄盛極而衰
不追求權力的他們
在這場星際大戰之中
追求的是什麼?

絕地武士的傳承?
原力的運行?

帝國是壓廹?反抗軍是正義嗎?
絕地武士和共和國曾經水乳交融
西斯大帝之後
絕地武士離開了權力
但掌權者也有另一種使用原力的方法......

尤達的出現
點破天行者路克做為師傅的失誤
那一手天火燒典籍
活生生是禪宗呵佛罵祖、遇廟拆廟、佛擋殺佛的不破不立

不管凱羅忍、黑武士
其實都是絕地大師教導出來的
然而在學習過程中
無法抗拒力量的誘惑
又或者說,醉心用力量取得更大的權利....

正寫心得時
我又想到唐望對卡羅斯的教誨

轉貼:唐望:成為智者過程中的四個敵人

「一個智者是指一個能真正接受艱辛學習的人,」唐望說:「一個不著急、不遲疑,盡全力去解開力量與知識奧祕的人。」

「任何人都能成為智者嗎?」
「不能,並非每個人都行。」
「那麼一個人必須做什麼才能成為一個智者?」
「他必須挑戰並打敗他的四個天然敵人。」
「打敗了那四個敵人後,他就可以成為智者嗎?」
「是的,只有在打敗那四個敵人之後,才能自稱是智者。」
「那麼,任何人打敗那四個敵人,都可以成為智者囉?」
「任何打敗那四個敵人的,都是智者。」
「但是在面對那四個敵人之前,是否必須達成什麼特別的條件呢?」
「不必。任何人都可以嘗試成為智者,雖然沒有幾個人能做到,這是很自然的。在學習成為智者的道路上所碰到的敵人都是非常難對付的;多數人都屈服了。」

「當一個人開始學習時,他絕對不會清楚他的目標。他的動機不正確,他的意願模糊,期望也永遠不會實現,因為他對學習的艱辛一無所知。

「他慢慢開始學習——先是一點一滴的,然後是一大把的。於是他的思想很快就產生衝突。他學到的絕不是他事先所料到或預期得到的,因此他開始害怕,學習絕不是一個人能預料的,學習的每一步都是一項新的任務,而一個人所感到的恐懼則開始無情地增加,毫無起色,他的目標變成了一個戰場。

「於是,他碰上他的第一個天然敵人:恐懼!一個可怕的敵人——極為狡詐,難以克服。在路上每個角落躲藏著、潛伏著、等待著,如果這個人因為恐懼的存在而嚇得逃跑,他的敵人就會終止他對知識的追求。」 
「如果他害怕地逃走了,會怎樣呢?」

「不會怎樣,除了他永遠不會學習到什麼。他永遠不會成為智者,也許成為一個霸道的人,或成為一個無害但被嚇壞的好人;不管如何,他會成為一個被打敗的人,他的第一個敵人會終止他的渴望。」

「那麼他該如何去克服恐懼呢?」
「答案很簡單,他不能逃走,他必須反抗他的恐懼,即使恐懼,也必須接受學習的下一步,下一步,又下一步。他會十分恐懼,但是不得停止,這是規矩!第一個敵人撤退的時刻終究會來到,那時他開始對自己有把握,他的意願會變得更強,學習將不再是件可怕的事了。
「當這個愉快的時刻來臨時,這個人就可以毫不遲疑地說,他已經擊敗了他第一個天然敵人。」

「這是一起發生的,唐望,還是一點一點發生的?」 
「它會一點一點發生,但是恐懼的消失是突然而迅速的。」
「但是如果又有什麼事情發生,這個人會不會又恐懼呢?」
「不會。一旦一個人克服了恐懼,一輩子就不會恐懼了,因為他得到的不是恐懼,而是明晰——一種明晰的心靈,可以消除恐懼,到那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慾望, 也知道如何滿足這些慾望。他能夠期待新的學習步驟,對事物都有一種銳利清晰的感覺,他感覺到一切都沒被隱藏起來。 


 

「接著他會碰到第二個敵人::明晰!難以獲得的明晰心靈,可以排除恐懼,但也會令人盲目。

「它強迫一個人不再懷疑自己,它使他相信他能做任何想使的事,因為他能清楚地看出一切。他非常勇敢,因為明晰;他絕不會半途而廢,因為明晰。 但這一切都是個錯誤,就像是件還沒有完成的事物。如果這個人順服了這種佯裝的力量,就是屈服於第二個敵人,當他該積極的時候,他反而會變得有耐心起來,而該有耐心時,他會變得急躁。他的學習會出現失誤,直到無法再學習為止。」

「一個因此被打敗的人會怎樣呢,唐望?他會因此而死嗎?」
「不,他不會死,他的第二個敵人只會阻止他成為一個智者;他可能會成為一個虛浮的戰士,或一個小丑。但是付出極大代價得來的明晰,絕不會再變回黑暗和恐懼。他一輩子都會很明晰,但是他不能再學習,或渴望什麼東西了。」 

「他要怎樣才能避免被打敗呢?」

「他必須像對付恐懼那樣:反抗他的明晰,只用它來看,在採取新的步驟之前,要耐心地等待,小心地衡量一切;最重要的是,他必須想到他的明晰幾乎是一種錯誤。而有一天他會了解,他的明晰只是眼前的一個小點而已。如此他才會克服第二個敵人,達到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傷害他的地步。不會是個錯誤,不會只是眼前的一個點而巳,這將是真正的力量。 
 

 

「這時候他會知道,追求了這麼久的力量終於是他的了,他要怎麼高興使用都可以,他的同盟聽從他的命令,他的希望就是規矩,他明白這一切都垂手可得,但是也碰上他的第三個敵人:力量!

「力量是所有敵人中最強大的一個,因此最容易做的事自然是馴服它;畢竟,這個人已是無法傷害的了。他君臨天下,以算計過的冒險為開始,立下規矩為結束,因為他是個主宰。

「達到這種地步的人,很難發覺他的第三個敵人正朝他接近。突然間,毫不知情地,他就會落敗。他的敵人會讓他變成一個殘忍、反覆無常的人。」

「他會失去他的力量嗎?」
「不,他不會失去他的明晰,或他的力量。」
「那麼他與一個智者有什麼不同?」
「一個被力量打敗的人,到死都不知道怎麼控制力量。力量只是他生命的一個負擔。這種人無法控制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或如何使用他的力量。」

「被這些敵人的其中一個打敗,是否就是最後的失敗呢?」
「當然。一旦被任何一個敵人打敗,他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舉例說,一個被力量打敗的人,是不是有可能看出他的錯誤而改正過來﹖」
「不能,一旦他屈服,就完了。」
「但是假如他只是暫時被力量所蒙蔽,然後又拒絕呢﹖」
「那就表示戰鬥還在進行中,他仍然想成為一個智者。只有當一個人不再嘗試,放棄自己,才算是被打敗。」

「但是,唐望,一個人也有可能為了恐懼放棄自已好幾年,最後又克服了恐懼。」

「不,這樣說不對。如果他屈服於恐懼,就永遠無法克服恐懼,因為他會逃避學習,不會再嘗試。但是如果他在恐懼之中,繼續學習了好幾年,最後就會克服恐懼,因為他從未真正放棄他自己。」 

「他要如何打敗他的第三個敵人呢,唐望?」
「刻意地反抗它。他必須了解,他似乎巳征服的力量事實上並不是他的。他必須時時克制自己,謹慎而忠實地運用所學習到的一切。如果他能了解:不能控制自己,明晰和力量會比錯誤還要糟糕,那麼他就能達到不輕舉妄動、觀照一切的地步,知道何時及如何使用他的力量。如此他便擊敗了他的第三個敵人。

「這時候,這個人抵達學習之旅的終點,幾乎毫無警告地,他會碰上最後一個敵人:衰老!這是最殘忍的一個敵人,一個他無法完全打敗、只能打退的敵人。
「這是當一個人不再有恐懼,不再有急躁的明晰心靈的時候;在這個時候,他所有的力量都聽候他的控制,這也是他非常想要休息的時候。如果他完全順服了,他會想躺下來休息,忘卻一切的慾望,如果他在疲倦中開始放鬆自己,就會輸掉他的最後一回合,他的敵人會把他打倒,讓他變成一個年老力衰的老頭子,想要撤退的慾望會壓過他所有的明晰、力量及知識。

「但是如果這個人拋去他的疲乏,繼續完成他的命運,他就可以被稱為一個智者,他成功打退了最後那無可征服的敵人,即使只有短暫的片刻,而那片刻的明晰、力量及知識也就足夠了。」

而史諾克、西斯、凱羅忍及黑武士
甚至在共和國時期的很多絕地武士
應該都被原力的強大所魅惑
早已忘記成為絕地武士的初心...

然而路克是一個好徒弟
在尤達的教誨之下
他為芮教導了華麗的最後一課
如何及時及如何使用"原力"
如何維持銀河間的均衡
如何讓無所不在的原力正常運行...
也許在很多很多的錯誤之後
天行者路克為自己的傳奇再寫出驚人的謝幕

當莉亞公主已老
天行者家族已渺
韓索羅早已留下秋巴卡和千年鷹號告別
新的篇章之中
絕地武士會不會一如謝頓的心理史學
只是保障原力正常運行的其中一個方案呢?
而整個帝國和反抗軍
在凱羅忍和芮之間又會發生什麼?
反抗軍又想建立什麼新制序?

願原力與我們同在~
期待下一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修馬羅 的頭像
馬修馬羅

馬修馬羅的掙扎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