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馬修馬羅想一想 (1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_20161121_162611.jpg

看了37據點建觀景臺的老兵回應

我想在馬管處任職的我
有一些基本的想法
和處理的原則

首先
對當初在這裡當兵的弟兄
心中有"我的據點我的家"、"同島一命"的激情
我深表認同
當初海邊搶沙,自給自足,克服萬難
在數萬大軍的經營下
完成了這些軍事營區及據點
是冷戰時期有目的的地景改造工程
對目前的馬祖來說
這些營舍,是特色,也是一種負擔

你沒看錯
"是一種負擔"
可能看到這裡
馬祖悍衛戰士們要暴動了
但是我這種說法基於兩個原因
1.維護
2.土地

首先從維護來說
軍事營舍幾乎或多或少都有用到海砂
到了這個時間點
水泥和鋼筋已經不想在一起了
結構的安全性堪虞
數萬大軍到目前的數千小兵
人力的不足
多數的一線據點
都已經埋沒在荒煙蔓草中多年
以馬祖的人力現況
要復舊如舊?
一來所費不貲,二來這些軍事據點也不再擔任戍守前線的任務
內部的空間及動線
多數都不符合現有的通用設計準則
不要說一般觀光客
即便老兵回家
營舍的現況屢經歲月摧殘
安全性是沒有保障的
要全部的據點營舍維持舊貌
在人力和經費上
都有實質困難

再從土地來說
土地的使用是有排他性的
在戰地政務時代
軍事第一
無論景觀好、位置好、完整性的土地
幾乎都是營區或據點
馬祖目前做完盤點
可以利用的閒置土地大部份都是舊有軍事設施釋出
如果全數保存舊有設施
那馬祖的公共建設需求要怎麼滿足?

務實的回歸馬祖的發展及土地的合理使用
軍事營區和據點要怎麼運用?
馬管處和縣府的共識是分三類
一類是極具代表性的據點營區,如北竿06,北海坑道,大漢據點、鐵堡及東莒大砲連...等
建物結構安全無虞下
原樣保存開放
一類是南竿12、55、57、77、媽祖宗教園區、北竿08、37據點及莒光64據點...等
建物堪用部份補強,封閉安全堪虞部份
增建符合通用原則的觀光設施
轉換用途讓軍事設施可以活化使用
最後一類是只使用土地
建物安全性不佳
且非獨特性無可取代
在公有土地有限的馬祖
拆屋用地是不得不的選擇
如馬管處現址、莒光遊客中心、南北竿航站...
 

復舊如舊是理想
懷念軍旅生涯是情感
在戰地政務結束
地方轉型的過程中
保留什麼?怎麼保留?開發什麼?如何妥善利用?
確實有很多應該討論的地方
但是要求保留所有的軍事設施、不要建設
這對地方是好事嗎?
我想理性的討論才能找到答案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跟兒子虎爛
談到靜和虛無的差別
用了 everything vs nothing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
最後講到王國維的人生三境界
怎麼都想不起望斷天涯路...
茲以為記

18451698_10207168823257582_6697295881927429401_o.jpg

靜和虛無是同樣的狀態嗎?

我覺得差別很大


讓我想到的是靜定安慮得
靜而后能定
定而后能安
安而后能慮
慮而后能得


讓萬物映照其中
水中有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
而沈浸其中
靜始觀萬物

對我來說
靜是通往everything的途徑

 

而虛無呢?
虛無是不是存在的相反?
虛無是不是否定一切?
不由得想到佛家的"成住壞空"
(成、住、壞、空是指世界從形成到毀滅的四個階段
世界有成住壞空,人有生老病死,
人的心念有生住異滅。
外在一切境界的生滅成壞,
皆由心念的生住異滅所招感,內心和外境息息相關。
                               摘自https://www.ctworld.org.tw/questions/202.htm)

對我來說
虛無是nothing,是空刼
但虛無可不可以如空刼一般再踏入"成"刼呢?
對於哲學的各項主義認知太為薄弱
就藏拙不多寫了
但是有趣的是
"曾對虛無主義著書論述的著名哲學家,有尼采和海德格爾。"
"存在主義(英語:Existentialism)...尼采和祁克果可被看作其先驅"
不知道是不是另一種巧合?
雖然所謂的虛無主義和存在主義的內涵和上面講的一點都沒有關係~

 

或者
我的思考是全然中國式的
"寧靜致遠"

才能讓你去體會
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這種類似正反合的辯論過程
沒有體會
只是口頭禪
人生必須熟讀一些經典
在你經歷過一些成長的過程之後
那些文字的力量才會在靜謐之中憾動心靈
讓人生到另一個境界

講到境界
高中國文老師曾經說她後來只講上述的三個層次
因為她有一次在課堂上介紹王國維的"人間詞話"
講述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有位學生後來就為了自己的喜好投入一切
形容憔悴到老師都想勸他歇一歇、停一停

那天和兒子在談論時
只記得"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
怎麼想都想不起"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其實自己看的書不多
當年的"花間之歌"的詞的專題節目
讓我非常喜歡這些長長短短的文字
到現在還記得"張三影"、"有井水處即歌柳詞"
而這些也勾起我對"人間詞話"的興趣
而王國維戲劇化的生命結尾
讓我更希望從文字中去窺探一代文學名家的思想

當然
只是看過,更不求甚解
還記得多少?
大概就下面這幾段了

"人生三境界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有云:「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界也。
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為晏、歐諸公所不許也。」"

"詞以境界為最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詞所以獨絕者在此。
有造境,有寫境,此理想与寫實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頗難分別。因大詩
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寫之境,亦必鄰於理想故也。
有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可堪
孤館閉春寒,杜鵑聲里斜陽暮。」有我之境也。「采菊東篱下,悠然見南
山。」「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無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觀物,
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

古人為詞,寫有我之境者為多,然未始不能寫無我之境,此在豪傑之士能
自樹立耳。
無我之境,人惟于靜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動之靜時得之。故一優美,
一宏壯也。"

其他還有什麼?
Let it be~


三大境界出處

一、 晏殊《蝶戀花》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無尺素,山長水濶知何處。
二、柳永(或歐陽修)《鳳棲梧》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三、辛棄疾《青玉案》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衆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有關王國維請參閱連結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工作很累

17903450_10206954605622275_7952481890695784966_n.jpg

有點感覺像天黑後一個小時的黃緣雌光螢
欲振乏力...

缺席的會議
在檢討工作效率
我想
大老闆人力不補齊
卻要求工作效率
很是有種聽笑話的感覺~

打個比方
月收入1000元,生活支出2000元
沒有存款
但被歸咎於不善理財...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就這麼簡單~


當然
人少有人少的作法
但是人愈少
彼此之間的信任與信賴要更堅實
不然
在執行過程中花在"確認"和"變更"的精力
會遠比實際執行業務的精力還多

然而
老闆信不信任我
沒有足夠的時間是很難改變的


當然
老闆也只是人
而且是一個孤單的人
不斷的在試探
企圖找出他的解方

而我
也是~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忙什麼?
真的不知道
反正從年前開始
事情是一件兩件三件許多件的來
事情不難
難的是資料找不全
人力青黃不接
所以整整一個月
部落格沒更新過

2月辦了一個講座
講座的郭老師5年來從倫敦到斐濟
從歐洲到大洋洲
從大西洋到太平洋
來分享這些年的見聞

其實
人生同在一個定點
光光人事的異動
就充滿了挑戰

人要在職場上完成一些工作
什麼人都要能找出配合的方式
團隊要像變形蟲
依成員特性發揮最大成效


最近
靠寫字安定心神
專心操縱一支毛筆
可以同時放下筆墨之外堆積如山的公事家事

計畫趕不上變化
在變化之際
讓自己留有餘裕
才不易窘迫
目標定高
成果才不會跌破底線

用兩天多一點回花蓮
看看好久不見的好山好水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_20170107_155254[1].jpg

 

 

 

 

 

 

 

 

 

P_20170107_153313_1_p[1].jpg

 

P_20170107_153122_1_HDR_p[1].jpg

P_20170107_152628[1].jpg

其實
只是午後在冬雨暫歇
出門巡山看海的行腳

我不是愛麗絲
兔子沒看著懷錶
叼唸著"來不及了..."

天開了,雲破了
在這個瞬間
一切的倉促與匆忙
只是庸人自擾

時間彷彿輕輕的停滯在此刻
直到下一瞬
濤聲撞擊耳膜~


以上是假掰文"中"時間
以下言歸正傳


P_20170107_153207_1_p[1].jpg

P_20170107_153555[1].jpg

P_20170107_153755[1].jpg

P_20170107_155128[1].jpg

當我們觀察不同的事件
會有不同的時間尺度
在東莒的午後漫步
先映入眼簾的
海崖、海蝕溝、風化岩層、露頭、陸連島...
這時候
討論這些事件
會用地質年代
(至於什麼是地質年代
點一下超連結看一下維基嘿...
我考完試東西就還給老師了
隨便亂說會被打屁股)
對學地質的人來說
一輩子就是研究海枯石爛、山窮水盡
走到天涯海角也是工作
所以
不要期待地質學家口中的地老天荒
這也是工作

P_20170107_154040[1].jpg

走著走著
回眺福正村
福正村有"蔡園裡遺址"
東莒還有"熾坪隴古遺址 "
而前兩年在亮島更有亮島人的發現
這是考古
考古多用碳14定年
時間尺度千年萬年
想當然而
愛你一萬年一定是學考古的人所發想的....

P_20170107_154315_1_p[1].jpg

P_20170107_155032_1_p[1].jpg

P_20170107_155109_1_p[1].jpg

P_20170107_155334_HDR[1].jpg

步道蜿蜒舖設而上
走著走著
到了東莒燈塔
這個在鴉片戰爭之後蓋起來的建築
紀錄了兩次英法聯軍的往事
水晶燈罩上的彈孔
則是對日抗戰日軍的機槍所留下的
百多年來
經過了熄燈復燈
這是一個見證歷史的建築
當我們研究起"歷史"
總不免千年一歎、百年思索
時間的長河到此
再也不會數以萬計了...

P_20170107_154939_HDR[1].jpg

P_20170107_154715_HDR[1].jpg

P_20170107_155719[1].jpg

一路走來
隨處可見人去樓空的碉堡、據點、營舍
對於這一切
關於過去的數十年
用余光中的這首新詩
下一個註腳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裡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一頭
大陸在那頭

講到政治
講到人事
十年一世代
正所謂江山代有人才出
各領風騷數十年
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

P_20170107_155434[1].jpg

接下來呢?
我有位朋友做園藝的
對他而言
育種、裁培
一個世代一個世代
有三個月、有一年
不正是莊子所說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對不同的學門、不同的生物
小年與大年
這些時間尺度的差距
你的永恆是我的剎那...

P_20170107_160007_1_p[1].jpgP_20170107_160021_HDR_p[1].jpg

晴空之下的建物
對人來說
都是永恆
但人總是想以生之有涯去闖學海無涯...

P_20170107_155529_p[1].jpg

最後
該怎麼用適切的時間尺度去處理當下
這是藝術
更是智慧

用三國演義的開卷來當結尾
希望大家不只爭一時
也能放眼千年

《臨江仙》 明 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輕的時候不懂
為什麼沒有最佳解
即便多目標、多準則
只要可以量化
在已知條件下一定會出現"最佳"的數值解
不管函式怎麼設定
總應該可以跑一個解出來
但是
為什麼決策總是這麼困難?


到底認為什麼是最佳?
就求職者來說
"錢多、事少、離家近"
就公司來說
"人力成本低廉、人力充裕、素質優秀、法令穩定"
就老闆來說
"聽話、耐操、會賺錢"
但這些字面上的東西其實際涵義為何?
適不適用所有人?
適合哪個時間點?
又代表了什麼目標?


其實,個人目標和機關目標
重要時刻往往會有很大歧異...

人生愈簡單
才能愈安定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觀光業者抗議
他們是不努力轉型
軍公教抗議
他們是既得利益者,拖垮政府財政

華航空姐抗議
是最美的風景

人美是寶
人老是草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不要自苦
如果不能看到自己有什麼
如果人到中年走不出迴圈
如果不懂知足不懂珍惜
快樂不會自己找上門

某些霸道的家人在身邊
他們雖然是小暴君
但卻是生命中的貴人
他們單一價值觀反而豐富了我們
他們的不講道理是源於愛
你可以愛女兒的癡纒
那也要學會欣賞這種霸道的關心
苦?
當我看到老婆笑著處理我失智80多歲岳母的各種脫序行為
當成對兩歲的么兒一樣
才了解到
各種不平心酸
原來是自己擔不住放不下

不要說孝不孝順
這輩子成為家人好友
有多少因緣?有多少業力?
七世夫妻
往好處講是愛
從因果說是業力
用大白話說是關於夫妻這門課
他們至少被當了6次

本是孤身來單獨去
業力?功課?只有自己學自己面對
活著
怎麼會沒有該做的事?
這麼多處理不好的事
不管是誰的自以為是
不管是誰虧欠誰
到頭來
你心理看不破擔不下
你應對作為不妥善不貼心
又是了不卻的業,昧於內的因果

聰明人希望一切合理
計算付出和回報
但人生美麗的地方

太多事
只能反求諸己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崛起之台灣末日】

今天的共產黨,已不是當年的『土共』了。
台灣年輕人,你還剩下多少機會?

花蓮市區內的天祥晶華、中信(已改為翰品酒店)、統帥、王子等飯店,已經被大陸買走。 
大榮,新竹貨運也已被中國人入主。
大陸老闆評台灣上班族:空有人情味,卻毫無競爭力。
誰能想到,短短5年「變大陸人管台灣人」,這些高階經理人的共同點是:兇悍、聰明、主動出擊、不擊敗對手誓不罷休的狠勁!

張沁在大陸受過完整大學教育,並在台灣飛利浦PHILIPS擔任總經理一職,他自信說「不必給我年度目標,我自己會訂,而且標準會更嚴更高」。

《商業周刊》2010年曾經做過「大陸經理人搶灘台灣」的專題報導,三年下來已有將近3,000位大陸人士獲准來台。
台灣人從此必需要面對大陸老闆或主管的事實。

第一次在台灣吃便當的大陸溫州人林峰,以不到6年的時間,成為台灣最大便當連鎖店「悟饕池上飯包」執行長。

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程天縱,在2003年接受《商業周刊》訪問時曾說:
「台灣經理人在中國的價值會越來越低,因為不管是警覺性或者企圖心,都非常薄弱 ...」。

專為國際企業提供中高階主管人才仲介的《經緯MGR智庫公司》總經理許書揚指出:
相對於台灣,大陸人長期處於物資缺乏、機會難求,窮慣了的環境當中,再加上經歷過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環境動盪,大陸人擅長把握任何機會,而且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去爭取任何機會,而且哪怕只有一點。

來自青康藏高原,經歷過文革、擁有德國博士學位的劉小稚就曾指出:「我沒有一個成果是平白得到的,因為我是困境下的 survivor ( 生存者 )」,因此一年365天,我天天往死裡幹。

同樣從青康藏高原來台灣的王寧回憶說道:每年寒冬,上級都會要求在三個月內,繳交200公斤水肥。
王寧每天都在街上尾隨在藏胞的後面,只要看到他們撩起長袍往地上一蹲準備如廁,王寧就趕緊上前,等他們上完後就立刻用容器蒐集惡臭的糞便。

在剛開始的第一年,他吃不到肉,三餐都以麵食及根莖類植物裹腹。
「那麼苦都熬得過來,還有什麼好怕的?」
王寧在台灣衝事業8年,返鄉探親的次數不到5次,建立了台灣最大的養豬事業。

因為樂在競爭,他們都很「敢」,也充滿了把對手「逼到絕路」的狠勁,就如中國首富國美電器集團主席1969年次的黃光裕,在攻進頭號對手蘇寧電器南京大本營時,他將工作人員分散到所有賣場,全天候觀察對手動態,當人員回報蘇寧打八折,他就打七折;蘇寧再降到五折,他二話不說以三折因應。

最常掛在黃光裕口中的是「我敢將利潤全部送出去,送幾年我都不怕,我敢零利潤販賣,就看你能不能活得下來」。
黃光裕接受專訪時即指出「我不願意花上三個月,將計劃書修改到完美再去執行,只要事情有三成把握,我們就馬上幹,然後在執行的過程中不斷隨機應變」。

多數的台灣人寧可安於現狀,沒有十足把握的更好機會,多半會選擇按兵不動。

悟饕池上飯包33歲執行長林峰直言:台灣六年級後的人真的「像草莓一樣,那麼難栽種,還要養在溫室,太熱不行、太冷會死、太濕又活不成」。
林峰是個台灣女婿,他發現每個來應徵的年輕人,最在意的不只是薪水,而是一個月能休多少天假?
當他告訴應徵者:
「我每天工作超過14小時…超過一半的人聽了之後都會直接打退堂鼓」。

台灣肯德基開發部副總監虞國偉來台灣半年時間,最不能接受的是台灣員工告訴他:「能做最好,不做也無所謂」。

而來台灣5年的葉舟,最納悶的是「台灣冬天最低溫度才十度,卻連隻小狗都得穿衣服出門」。
原來台灣的新生代,安逸太久了。

中國的崛起,台灣的末日,我們可曾想過:大家還能再安逸多久?

請給你身旁的年輕人看看吧!


其實
一開始想寫
不是因為這篇文章
而是因為兩天看了中日職棒對抗賽

簡單說
球賽不好看
為什麼?
反過來問
什麼比賽好看?
比賽要精彩才好看
什麼比賽精彩?
1.勢均力敵
2.永不放棄
3.選手高水準
4.世仇對抗
5.鬥志
現在的中華隊
少了一點什麼...

上場比賽
要有贏的決心
韓國隊的手法是不擇手段
沒有運動家精神
但沒有盡其所能
是另一種缺乏運動家精神

人生
其實是另一種競賽
只是
你想要的
才是你的獎杯
但你不可能又要有所成就
又要人生活得舒爽...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工
成功者的背後
汗水和時間
精力與努力
機運及實力
都是無比的巨大

不要跟我說
台灣環境比不上國外
設備教練差
......
那二郭一莊、呂明賜、趙志強、王建民.....
為什麼成功?

當大家都期待要有這個那個才能做這個那個
就會當那個去不成南海的和尚!!

 

有人說什麼比賽型選手、練習型選手
當然
人的天賦有差異
但你有努力、你有決心
你的表現絕對能引人注目

 

職業和啫好的差別
在於是不是每一次都能做到完美無缺、盡其所能...

 

又寫了一篇很嘮叼的東西~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9 Tue 2016 21:08
  • 肯定

肯定別人做對的事

一味的否定
是一種負循環

肯定你討厭的人
否定你喜歡的人
當你能肯定討厭的人所做的某些事
你一定學習到一種新的視野
當你能否定你喜歡的人所做的某些事
你應該不會由喜歡變成痴迷也不會有所偏執

如果勝利了不敢承擔
那你爭取勝利是為了什麼?
如果虛心接受失敗
那是該由他任他忍他隨他
找出自己有何不足...

受到多少支持
就有多少期待
期待
其中有多少理性?

007的明日帝國
對照現在的媒體、網路、民眾
人生就是戲,誠不欺我

努力做好自己的事
才是王道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6 Sat 2016 08:38
  • 結果

周子瑜事件
讓我想到2顆子彈和抓到了與錄音帶
聰明、巧妙
讓人義憤填膺

當第三次喊狼來了
事情會變成怎樣?
其實牧童的同鄉能在第三次就發現真相
比我聰明多了
我還是看不出來
這個局為了什麼...
選票?八成的勝局為什麼要玩這手?
誰玩的?為什麼舖路?

昨天開玩笑問替代役
台灣獨立?中共不同意打過來時
你們哪個願意上戰場?
答案?
這社會看戲的多,挑擔的少

有什麼好汲汲營營?
如果你在靠近終點的時候
多陪陪你最重要的人
中華民國前20年到40年左右
別離,可能就要等下輩子再見

必須重新思考
對我最重要的是什麼!

為了勝負
手段沒有極限
後果也會沒有極限

你問我怎麼辦?
能算命,不代表能改運

共業
只能共同承擔

有時候
那種一切註定的感覺
揮之不去
讓人充滿了無可奈何的乏力感

只能把一切看做夢幻泡影吧~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4 Thu 2015 09:29
  • 一念

來馬祖是一念

那時
工作的徒勞無功
同窗久病離世
昔日同事的引領

而今
工作寸進
同窗日老
同事別棲

也是一念

一念之間
人生方向大變
是無常
而無常是常
人生無法回頭
一念
人生是正道
一念
人生是歧途

回頭太難
把當下活成坦途
要用心不掛心...

只能向前
前方不知道通往何處
當下的花花草草鶯鶯燕燕
就是全部

人生
一念天堂
一念地獄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2 Tue 2015 20:00
  • 細心

有不同的人格特質

有些事知道,但做不到
有些事知道,也能做到
有些事能做到,但不想知道
有些事不知道,也做不到

企圖心
職場上有沒有企圖心?
你的企圖心是什麼?
權?利?

是時候離家人近一點
讓自己再簡單一點...

不要勉強
有很多時候
有過美好的一仗就好

放手
讓自己自在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最近一直在想讓黃俊英落選的"抓到了"、吳敦義落選的"錄音帶"、連戰扼腕的"子彈"
前兩者事後司法都判決是有問題的
最後一則迄今沒有真相...

但是落選的就是落選了
判決出來
民眾也不會因為這種選舉手段唾棄那個候選人...

在台灣誠信不值錢
為了勝負不擇手段是OK的

所以
有是因故有是果...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底
變與不變都來到

工作
人力資源最重要
其他呢?

抽離是另一種辦法
但是要怎麼樣像風箏一樣
關係存在又不斷線
微妙

好吧~
不抱怨
也沒有放棄的權利

人生是一場不管你報不報名都要參加的競賽...

只好再從帽子裡掏兔子出來

BOT是另一個難題
人,要的是什麼?
如果這樣我能不能放棄?

讓BOT這個賽局在開始之前就結束?

有些時候
人的一念會改變整個事件

要歸零思考...
我想
一個正式的地方說明會
真的必要~

我真的需要靜靜和想想....
送上來吧~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婚姻?

什麼是婚姻?
兩個人在一起?
兩個人在一起為彼此負責任?
奉行蔣公所說"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兩個家庭因為婚姻而連結?
兩個家族以婚姻而結盟?

一直記得在高中時蘇老師點評李昂的殺夫
她認為書中的場景是西方式的小家庭
婚姻中只有夫妻
而中國式的婚姻乃是家族的結合...

 

這個論點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
婚姻這種屬於民法規範的行為
它是在各種文化傳統下發展出約定成俗的活動
不同的文化背景有不同的認知
也對它有不同的期許

 

婚姻!

婚姻是什麼?
我想到前陣子流行的別人以為...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答案吧?
人生總是渴愛討愛
進入婚姻是求取認同?抑或是說服自己?

成為某一類人
比如說大學生、藍領、白領...等
必然要繼承一些約定成俗的責任與規範
才能享受相關的權利

婚姻!!
責任是什麼?權利又是什麼?

 

婚姻~

如果說
想成為土木技師確要參加司法官考試
成年人進電影院買兒童票
你的反應是什麼?

我覺得不倫不類
這樣是歧視土木技師嗎?是歧視成年人嗎?

我想
不同意的原因是覺得不合適居多

要什麼權利、肯負什麼責任、適合用什麼儀軌
我想有很多該討論的地方
問題不是只有正反方、處理方式也不是只有可不可以

想一想
才有更好的答案

人家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在裡面躺了這麼久
我也還不知道什麼姿勢是正確的~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TURE

A'=FALSE

若A則G

若A'則B

那M為A'所以主張N

而T為A也主張N

那主張N到底會得G或B?

M或T是不是僅有一人為真?

PS在這裡A、A'沒有好壞的意義,只是純粹只兩種不相容相反的主張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說國家認同不需要透過教育培養
看看受日本教育的李前總統
最後再度重申的看法
這不正是一種透過後天養成的“認同”

我不知道有什麼知識是絕對正確
任何的理論
都有其限制
而科學的進步,就在找出證據和更好的理論去超越前者

至於人文領域
學派不同,立場不同
同一事件的見解更是多元
除非要走漢武帝的獨尊儒術
以我淺薄的知識
單一領域也許有主流的看法
卻少有統一的見解

老實說
我真的不懂爭點何在

在馬祖工作五年
每當聽到“台灣人……”或“台灣……”的論述
在地鄉親的反應
總讓我沈吟再三……

台灣人的論述
是一種逼著38年前後來台的居民
割掉捨去一些多年來積壓在心中的無可奈何
讓金馬地區的居民對自己六十多年的過去變成一齣鬧劇

推翻滿清後,孫中山喊出了五族共和
而我們為了選舉,只有台灣認同,沒有中華民國……

也許
得之不易的東西
才會珍惜


 

看小英和十三縣市長聲明
覺得這篇也適用

咬下誰的奶頭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你要這樣子教育下一代嗎?

我不要

等價交換是現實
沒什麼事不用付出代價
不要明知故犯再回頭來說學生有犯錯的權利...

記者廖振輝、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獨立記者林雨佑昨晚到教育部採訪、
紀錄反課綱學生翻牆入教育部過程,沒想到在隨學生進入教育部後,卻
跟其他30人一起被警察逮捕,並被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檢察官雖諭令
3人各以1萬元交保,但廖振輝、宋小海、林雨佑以捍衛新聞自由為由
拒絕交保

媒體慢性殺人,下個輪到你?-x

我覺得和上面那篇文章
不是一樣異曲同工?
今天可以用新聞自由"進入"教育部
明天就可以用新聞自由"進入"任何人的私領域

採訪反課綱記者遭逮捕 柯文哲道歉

我很想知道
如何記者是"進入"台北政府市長辦公室
柯P又是什麼反應?


拒絕交保就改限制住居?
法院看著媒體報導處理?
唉...

 


針對臺北高等行政法院於本(2)月12日一審宣判教育部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綱要微調未提供完整公開資訊敗訴,
應同意台灣人權促進會申請閱覽、抄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會議紀錄(含簽到表及記名投票單部分)」,
教育部將於收到判決書後,確實了解判決內容後,再決定是否上訴。

上面是教育部的新聞稿

  • 拒政治黑手介入課綱 立委催生專業組織
  • 民團︰教部別當中國宣傳部
  • 課綱違法 學生批教育部變「中國宣傳部」
  • 課綱微調 教部被判違法

上面是某報的新聞標題

我查不到判決書
可能因為個資法的關係
變的很難查~

如果教育部新聞稿屬實
只要依判決讓台灣人權促進會申請閱覽、抄錄
好像也不必再補做什麼程序吧?


 

人應該要堅持正確的事

  1. 自己認為正確
  2. 讓大部份人認為正確
  3. 大部份人認為正確
  4. 當下正確
  5. 真理

其實中間的差距頗大的
尤其第二點可以是一種媒體操作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人要多學習
不要人云亦云
更要學習去包容立場背景不一樣的人...

某人的良藥可能是另一人的毒藥
不應該用各種手段去逼別人一定要認同你的主張


 

了解歷史應該是為了避免發生同樣的錯誤
而不是用過去的錯挑起現在的對立...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先說故事


一天,坦山和尚與隨侍的沙彌要到某地去說法,

路過一條小溪,

因下過雨,河水雖不大,卻泥濘不堪,

師徒二人正準備渡河時,

來了一位穿著入時又年輕貌美的小姐,

行色匆匆,似有急事要辦,卻又在岸邊躊躇不前。

此時,坦山和尚趨前向那位小姐說:

「姑娘,來吧!我背妳過去。」

緊跟在後面的沙彌,一直悶聲不響,心裡卻大惑不解:

「平時師父教導我們,不能接近女色,為什麼今天師父自己卻犯清規呢?」

沙彌雖有疑惑,但受平時師父嚴格教導的影響,

一時間,不敢在師父面前立即表態,但心中確實悶悶不樂。

 

事隔多日,沙彌愈想愈憋不住,於是來到師父面前:

「師父!我們出家人是不可以親近女色的,為什麼前些日子,師父在小溪邊,卻自己背起漂亮的姑娘過河呢?」

坦山和尚聽了,很訝異地說:

「我背那個姑娘過河,早就把她放下了!沒想到你卻把那位姑娘緊緊背著,到現在都還沒放下來!」


 

所謂公案
每個人看會有不同層次的領悟

這個故事我看
則是原則、權變、執著、通達...

但對和尚而言
可能只是本來無一物


 

言歸主題
(因為主題也不知正不正
就不歸正傳了
教外別傳也可以啦~)

這兩天看了劉克襄的裡台灣和聽了王如玄的演講
不論書中或演講之中
充滿了他們的個人意志
生態自然、兩性平權
人,當然該說自己認為對的理念
但有一些具體作法
讓我迷惘了

比如說
為了兩性平權
用自己的職權一律選用女性
當一位首長
為了貫徹主張
不去看經歷背景能力
只看性別選用
是對?是錯?

關於景點的變化
希望生態自然

該與自然和諧相處
但可以不要開發嗎?


 

對不對?好不好?該不該?
多元價值之下
衝突發生、答案闕如


 

該看開?該執著?
該放下?該堅持?

我的擇善固執,是別人眼中的執迷不悟~

信念堅定、身段柔軟~
我只能試著這樣做~

或者
執迷不悔是另一種好選擇?!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提不起勁做很多事
格子有多久沒更新?

除了忙
還有一點茫然

突然有種類似"讀聖賢書所為何事?"的疑問
過了一定的年紀
有太多的能與不能
心裡有的是了然
了然,但不通達
5年過去
長進有限...

對生命學習感恩
一己之力得之於人者眾

一個人的價值
除了本身的能力
放入團體之中
是+是-
是我現在更看重的

天才
比不上一個能讓大家都發揮才能的人才

不變
也是可以有另一種質變
在怎麼樣的環境都可以有一點成果
這也是一種挑戰

好久不見
好酒、不見

文章標籤

馬修馬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